返回首页

登陆 | 注册

人物趣事——张大千改良夹江纸

发表时间:2016-09-02 16:49:00    来源:夹江在线

  张大千同夹江国画纸有一段特殊情缘。那是在1940年赴敦煌之前,为备办适用于临摹壁画的纸张,曾两度亲临夹江马村乡,同纸农一起研究改进夹江手工纸。

  1939年夏秋,寓居成都桂王桥西街的张大干急于筹措去敦煌的经费,并备办纸张、颜料。殊不知,偌大一座成都城,竟然买不到绘画用的宣纸。原来用的安徽宣纸,因侵华日军占领了安徽泾县,来源断绝。当时,这位正值壮年的著名画家不禁感叹:“古时候洛阳纸贵尚可买到,如今拿钱也买不到画纸;没有纸,未必叫我去甘肃喝西北风吗!”他找“诗婢家”装裱店的老板郑伯英帮忙想办法,郑伯英告诉他:“安徽纸眼前是弄不到了,只有夹江的粉连四纸。八先生(大千行八)何不一试?”张大千买了一些夹江纸,带回住所试写试画,虽然感觉效果不那么令人满意,但也可作应急之需。他想,如果将它改进,成为好的国画纸,是蛮有希望的。

  没隔几天,夹江城里便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:个头不高不矮,额宽眉高,面色红润,胖胖敦敦,胸前飘洒着漂亮的长须,穿着一身洁净的蓝色长袍;那神情,显得斯文潇洒,大方脱俗。他,就是张大千。在毛街上那家纸商汇集的中城旅馆里,他向人打听纸的产销情况;在金祥街董家客栈,他向专业造纸的槽户商洽着买卖,又专程去马村乡了解生产过程,住进了马村乡石埝村大槽户石子清的家中,石子清的儿子石国良向他介绍了夹江纸生产的历史和现状。在竹林掩映的作坊里,张大千向造纸技师仔细了解了配料与制作工艺,参观了主要的几道工序。

  当时的夹江连四纸,全部用纯竹料制作,拉力不够,绵韧性差,抗水性不强。张大千同槽户商量,改革原材料搭配,在竹料中加入一些几分、寸把长的棉、麻纤维,以增强纸的拉力,在纸浆中配入一定比例的白矾、松香等物,以增强纸的抗水性和洁白度。经过反复试制、试写、试画,新一代夹江国画纸便问世了。张大千根据绘画的需要,亲自为之定下了纸张的大小规格四尺乘二尺、五尺乘二尺五寸;亲自设计了宽纹纸竹帘,并巧妙地制成暗纹,印在纸上;在纸的两端做有云纹花边和“大风堂造” ?穴大风堂是大千画室的名号?雪字样。经过这番改进,使画纸拉力增强,可承重笔,洁白细腻,浸润性好,书画皆宜。当然,制作这种纸张要比一般纸费时费工。“只求有纸用,何惜出重金。”张大千以五六倍于普通纸的价格,第一次就向石国良定购了两万张。

  第一批“大风堂”新纸运到成都,张大千欣喜若狂,二三十天功夫,就画出了上百件作品,山水、人物、花卉、翎毛,门类齐全。当年年底在成都举办了一个大型画展,观者盈门,重金争购。而“大风堂造”的画纸,也一车一车地运出夹江,为书画家们所乐用,被视为“上乘文化用品”。

  1940年春天,张大千二度来到夹江,验收石家作坊所制之纸。不久,他带着夹江生产的书画纸去到甘肃敦煌,率领他的画友、学生、子侄,对敦煌的古代壁画进行了大规模的临摹工作。经过两年半的辛苦劳作,共临摹了南北朝、唐、五代绘画作品276件。这批艺术品先后在成都、重庆展出,轰动一时。大千先生用他的神笔,用夹江的书画纸,艺术地再现了敦煌,徐悲鸿、柳亚子、于右任、叶圣陶等艺市家、文学家为之推崇备至。

  张大千从敦煌返川后,仍居青城,笔如喷泉,用夹江纸创作了大批作品,有山水、花卉、人物、翎毛,真是绚丽多彩美不胜收。1942年8月,大千先生二上峨眉,率弟子肖建初、翟道刚等 10余人在山上写生作画。他在洗象池用夹江纸为山僧绘制了《观松》、《美人蕉》、《墨荷》等图。1946年秋,大千率学生肖建初、何海霞、王永年、胡梦痕等20余人再上峨眉,作画用纸还是夹江纸?穴上世纪末,笔者还有幸在峨眉山见到了大千先生所作之《峨眉金顶图》和《秋荷图》?雪。他离开大陆后,还时常萦怀这段往事,且到垂暮之年,画笔下还经常出现四川宏伟壮丽的山河胜景,不时用珍藏的“大风堂”纸作画,特别是用它来画荷花。他终生爱荷,画荷花是他笔下一绝,被称作“画荷圣手”。

  1983年11月11日,为了纪念已故的张大千先生,夹江县人民政府作出决定,把夹江优质书画纸命名为“大千书画纸”。

  1983年12月,我去重庆四川美术学院拜访肖建初教授。肖先生是大千的弟子,也是大千的爱婿,当年曾随大千先生去敦煌作画。肖先生在回顾大千先生同夹江纸的历史佳话之后,从书房里拿出了一本印刷精美的画册,书名《张大千画集》,由国民党元老张群题笺,在台湾印刷。书中有一幅墨荷?穴见附图?雪,题款标明“此大风堂五十年前所制宽纹纸也”。肖先生指出,画上所题指宽纹纸就是当年在夹江研究改进制成的纸,是大千先生带去台湾的。当天,我翻拍了这幅画带回县里,后来展示于夹江手工造纸博物馆。画面上,荷叶如盖,露殊欲滴,滋润鲜活,摇曳生姿;盛开的荷花,亭亭玉立于丛叶之中,风姿绰约,骨透神清,娇而不俗。用流畅的线条勾勒出来的花瓣尖,体现出一种独特的“张氏墨荷”神韵。这幅画作于1979年,当年张大千已是八十高龄的老人。画的上端题有诗句:“露湿波澄夜寂寥,冰肌怯暑未全消;香明水殿冷冷月,翠里殷勤手自摇。”接着特意标明:“此大风堂五十年前所制宽纹纸也,大有宋楮风韵,不可多得矣。”诗句反映了老人对“君子之花”的赞美,文字表达了他对夹江国画纸(即画款中所指宽纹纸)的眷恋之情。

  在夹江,至今还珍藏着张大千当年亲自设计、监制的“大风堂纸”的原品。提起来对光观看,云纹、暗字历历在目。

  1994年,夹江县人民政府作出决定,将张大千先生50多年前寓居过的马村乡石埝村石家造纸作坊命名为“大千纸坊”,对游人开放,作为展示中华传统造纸工艺的一个窗口。

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

编辑:杨潇    

推荐阅读 »